河南博物院



陶狗


这是一具商代的觥,属酒器。揭开上面的铜兽,下边就是个酒杯。
可是,这么大一个杯子,怎么喝呢?
其实,“觥”是罚酒器,要的就是大,罚起来才狠!
所谓“觥筹交错”,也就是一边用“筹”赌赛,一边用“觥”大杯罚酒。
估计这么一“觥”下去,我立马就得往回抬了:-)


这块画像砖显得非常动漫:豺狼握着根棍子,一边跑一边朝后张望,不知是在躲避谁。画面既充满张力,线条又舒缓得从容不迫


一队行进中的步兵。
让我想起了埃及底比斯Hatshepsut神庙中的类似题材


这块描绘汉代杂技表演的画像砖简直绝了!仔细看看:
两驾马车一前一后疾驰,前面那匹马跑得四蹄都腾空了,极为夸张
前面那辆车上竖着高杆,顶上倒吊着一位同志,两臂张开,每只手上都托着一个人
后面那辆车也竖着高杆,上面坐着一位同志,拽着根绳子,另一头连在前一辆马车上
就在这根连接两辆疾驰马车的绳子上,一位同志正在行走。从画面看,他没有使用平衡杆
更绝的是,旁边还有个骑士在弯弓搭箭要射这个走钢丝的,后者得一边平衡一边表演接箭
哪个杂技团要是能把这个节目排出来,加拿大俄罗斯那些个马戏团也就不用混了。


荷叶式玉制花插,清代


象牙萝卜


河南博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