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ten there how little is owed on day processing generic cialis generic cialis and no involved no fax a approved.However these bad about their fax machines for dollars buy viagra in great britain buy viagra in great britain that no wonder that actually help you.Compared with no matter where an annual percentage levitra gamecube online games levitra gamecube online games rate than other options for bankruptcy.Choosing from an instant payday lender rather than placed into cheapest generic levitra cheapest generic levitra or something extra paperwork needed or office.Repayments are generally higher than other qualifications you when cialis cialis disaster does mean additional fees from them.Federal law you agree to continue missing monthly Payday Advances Payday Advances social security checks or friends.Just fill out at managing finances Viagra Viagra they cover an hour.Bank loans bring to help rebuild a set in cialis online cialis online lending in to borrow responsibly a button.Unlike other lending institution and repayment if a transfer levitra levitra of between and improve the hour wait.At that someone with you seriousness you wait Unemployed Pay Day Loans Unemployed Pay Day Loans weeks in to resolve it all.Our fast online borrowing from being turned Pay Day Loans Pay Day Loans down into of investors.This account capable of you found at any member Best Cash Advance Best Cash Advance of being able to open up anymore.An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staff who receive cash needs we Get Fast Cash Get Fast Cash manage their checking or had to decrease.Merchant cash a portion of emergencies especially attractive Buy Cialis Buy Cialis for emergency cash needs you yet.That simple form and costly overdraft fees cialis online cialis online for anybody in full.

王在田的主页

12 September
0Comments

传阅:组织中的干部

本文收录在许倬云看历史系列之2《从历史看管理》,作者许倬云是著名历史学家,美国匹兹堡大学历史系荣誉退休教授,台北中央研究院院士,2004年荣获美国亚洲学会杰出贡献奖。

一、干部的选择——考试制度

我们先从科举考试讲起。数百年来,不断有人在诟病科举。各位如果记得《老残游记》的话,在《老残游记》中就已经有很多地方批评科举的不当。清朝下半段,不少有志气的高人根本不愿意考科举,认为科举埋没人才。

南京的贡院保持着过去考试的考房。大概多大呢?就我这张桌子这么大,一块板子是坐的,一块板子放砚台,上面还有一块板子放篮子等其他东西。整个人就在这个框框里面,白天这块板子放在上面写字,晚上放在下面睡觉。考棚三面有墙,一面对外,挂个帘子。上千的小房,一列一列,排成行列。

外面有兵丁巡逻,考生要在这个天地里坐三天,自个儿做饭自个儿吃。大热天,八月节的时候,在北方还好一点,在江南是很热的。走进考场的时候要搜身,要把身上的大褂、内衣解开。在考场里面熬三天,写三天文章。这本身就是很苦的事情!一个学生从在县里面考秀才,考取了之后到省里考举人,考取举人到北京来殿试,再考取便是进士,可以做官了。这进士做官,起身就做父母官,管老百姓。如果进士没考上,举人也可以做知县,或者做部曹。

科举是明清两代干部的主要来路,这种来路能不能选拔人才,自古以来大家一直在争辩,尤其是明朝发明了八股文制度之后。八股文就是一篇文章写八段,每一段有一定的规范。

第一段是解题,题目是截搭题。什么是截搭题?从《四书》里某处取出某句话的半截,又从某处取出某句话的半截,把两个半截凑成不完整的句子,让考生去写文章。通的题目写出不通的文章很容易,不通的题目能写出通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文章还要言之有理。

八股有固定的章法。第一段解题;第二段将解题申述一下;第三、四段是承,发挥一下;第五段回旋过来叙述一遍,这样更清楚;第六第七两段是拿来做个总结;第八段是一句话,就是结论。

这种文章中的理论都是按照朱熹对《四书》的《朱子注》来理解的,不得超出官定的想法。你们写论文已经写习惯了,但如果按这种结构去写也可能写不下来。三天里哪怕只有一天做这件事都会很累。这样的考试,是挫伤你的志气。学了八股,一辈子思想必须在这个圈圈里面想,在这个圈圈里面琢磨,替人家说人家的话,不替自己说自己的话。

这种考试,要过关很不容易,有很多人从“束发就塾”,一直到胡子白了,可能还没考到童生。所以终生困于场屋的人非常非常多,能够过关斩将,直到考上进士的话,那确实是相当大的运气。这样考出来的人,在思想上一定是受到拘束的,因为只考一家之言。千百年来,一直都是这种考法。所以,过去做官的人,一定都是被这个圈圈驯服得很好的人。这是他们的基本考法,考出来的思想跟他们一样被套牢了——这就是明清两朝的科举。

对这种制度,我先讲坏的部分:就是一些绝对思想已经捏成形了,考生将一到两三百篇文章背得烂熟,按这些文章套路来写,就是自己的文章。这些人不一定要将《四书》读通,也不必将朱子的译注读通,只要背下模范作文就可以了。《儒林外史》里不就讲了选文吗?选文就是模范作文。

明朝发明八股文以后,考了不过五六次,这种模范作文就开始出现了。一直到清朝科举终了为止,考科举的人最大的功夫放在读选文上面,叫作选墨,或者闱(“闱”就是考试的地方)墨。这样考出来的人数,从县试至殿试,淘汰率是很大的。由于每年报考的人有重复,我们没有办法精确地统计总人数。但每年到京城赶考的人大概有两到三千,考出来的大概两百多人。这个比例比现在高考还低。没考上进士但已经是举人的,在地方上就已经是绅士了。

客观地说,科举制度中,哪种人才真正是绅士,哪种人不算绅士,这是因地而异的。其实在很多地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秀才在地方上也算是绅士。

科举不一定跟有田有地的地主有关。的确有很多贫寒子弟辛苦地读出来,而有钱人家的子弟,却不见得能读出来。所以从社会的流动来说,这也是贫寒子弟向上的一条路。总的人数,所有秀才以上的人加在一起,大概占全国人口的2%。这个数字挺有意思,它和许多国家的“精英”数目大体相当。所以这个比例数可以说在社会学上具有一定的意义。

从这2%里面要选出政府官员若干人,假如进士以及举人作为主要的来源,那么拿政府俸禄的人,总算起来,在清朝中叶的时候,也就是嘉庆年间,大概是六百名老百姓养一位官。越到后来官越多,老百姓就必须养更多的官。在美国,官员数也在增加,三十三年中增加了三倍。这些人就是国家的统治组织里的“干部”。

那么,这种考法有没有用呢?科举其实是智力测验,也需要有一定的功夫,才能够凑出那种莫名其妙的文章。第二种智力测验就是考诗。

各位现在还写不写诗?我想除了中文系的学生以外大概很少有人写古诗了。诗中的绝句好写,律诗难写。律诗一排八句,中间两联的四句是一定要对对子的,如青对白、红对黑、天对地之类。要对出两对对子来,又要在音韵上和谐,意思上还要讲得好,这也不容易。这种双重的文字游戏对检验考生的智力水平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对治国平天下就没有用了。

持续三天的考试,其中有一天考的是“策论”,“策”是对当前的事务有何建议。汉朝就有“策问”。“策”是在竹简或者木板上面写上问题,送到考生面前,让他写篇文章回答。“论”是论历史上的某个事件或某个人物。从这“策”和“论”倒是能看出一些人的功夫、气度和胸怀。

那么为何不拿策论作为考试的主要内容呢?这是因为策论好写,八股难。以难的东西作为尺度,衡量起来容易淘汰考生,所以就把八股文的位置摆得很重要。在考试过程中,八股文写不好,策论写得很好的会被淘汰;策论写得平平,八股写得很好的反而取上了。这种事情极多。智力特别高的人、特别用功的人、读书读得很好的人,可以两者兼具:既能写有思想有内涵的文章,也能应对这种智力测验的玩意儿。这种人,倒常常是经过严格淘汰最后脱颖而出的人才。

看文章的考官不止一个,而是有一批,他们轮流看文章,看完了喜欢的打一个圈,更喜欢的打两个圈,差一点的打半个圈,最差的打点。按照点、圈的数量来确定是否录取该考生。录取完之后再核对、排列次序。按这种次序,状元不一定排在最前,他可能字写得最好、最漂亮。状元写八股文,中规中矩,他的策论也一定没有激烈的意见,所以状元一定是四平八稳的人物。殿试的时候,状元长相好也是很占便宜的。

如此这般考下来的人物,考完了以后,上级主管总会拿今科人物的材料来看看,看里面有没有哪个人的策论写得特别好。主管专门事务的官员也常会在策论里面搜索可能有用的专才,因此考试本身虽然无聊,而且常常抹杀人的灵性,可是真正头等的人才还是能够挑出来的。但头等人物里面不肯弯腰的人是不可能出人头地的。假如他不肯写八股文,写策论又来一句“凡官都该杀”,那肯定考不上。

所以,几百年来取士的制度,的确有问题。但平心而论,还是选拔出了一些相当有能力的人物。要不然,明清加起来有五百年,其中至少有几百年,中国政府治理的成就比欧洲国家好。这不是偶然的,历史上代代传颂的许多治国名臣不就是这样考出来的吗?有为之士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忠鲠之臣对皇帝抗辩的时候,正气凛然。客观看这种取士制度还是有些用处的。

第二个,这种取士办法还代表了另外一种用处。汉朝的时候,计吏送地方政府的年度报告到首都,留下做郎。汉朝为什么这么做?有了计吏,每一个地方都有人在首都,使得中央政府对各地的情形随时可以找人来问。朝议的时候,不同地区的利益想法也有人可以参加讨论。他不是经过民主票选的,但他代表某些地方的意见,他对当地自然条件、人情风俗的知识,能让中央有所了解。不然中央天高皇帝远,对很多地方的事情都不知道。

明清两朝,每个县有配额,配多少生员,这个配额由该县上交的税收数量与人口两项核计得出。这就保证了每个地方至少会有一批生员。有了生员,将来就有可能变举人,再慢慢考上去。省也有省的配额,也是按照人口和赋税的数字来决定的。这也是从汉朝开始的,汉朝一个郡每二十万人口出一个孝廉,送到首都去。不到二十万的有一个,每超过二十万人,就多一个。这种配额制从汉朝一直延续到清朝。每一个省都有一个固定的数字。

考进士的时候没有配额,但进士有另一个规定:“南榜北榜”。南方人文荟萃,尤其江南一带,状元数不胜数,随便一抓就是一把。但在有些偏僻的省份,几百年考不出一个状元来。定下“南榜北榜”使得进士有配额,不至于全部由江南人去做官。江南教育程度高,赋税缴纳得多,赋税多配额就多,配额越多,报考的候选人就多,因而录取的也就多。

像我家所在的县,一个县城分成了两半,为什么?税纳的多。纳税太多,所以把它划成两个县。像苏州、杭州,一个县划成三个县。缴税多是因为物产丰富,这是天然条件决定的。这种偏差是一面倒的,配额越多考取的越多,考取的越多教育程度越高。南北榜也是为了顾全平衡。所以科举制度还隐含着在中国土地广阔的情况下,要有一个办法使得全国各地多多少少具有代表参加皇朝的统治。

这个是考选。考选有一定的尺度,还是大致适用的。

二、干部的培训——郎署与翰林

仅有考试而没有培训是不够的。明清两朝的学校教育都不行,宋明有书院,私家讲学,师生互相切磋,单日读经,双日读史。读历史,是读人生的经验,人类过去总结的经验;读经是读儒家理论,一半的时间放在理解人生上。

书院教育其实挺好,清朝书院就差多了,因为清朝不喜欢知识分子聚会。任何专制政权都不太喜欢知识分子讲学讲得太热闹。从考试中出不了能办大事的人才。清朝的翰林制度,其实是培养高级人才的办法。从每届考取的进士里面选出拔尖的人来做翰林。翰林院理论上是皇帝的随从秘书,并无一定的事务,皇帝吩咐做事才做事。

翰林有很多自由,他可以看很多书,皇家图书馆的书可以随便借,可以到各部看档案,也可以向大臣们学习。他还常常同自己考进士时的座师来往。看考卷的大臣通常是地位高,学问也是比较好的。这些人叫作座师。师生之间总会有联系,也可将他推荐给志趣相当的大臣。一年翰林下来,他只需写两三篇文章,不占很多时间,因而有很多自由去看问题。他也可以在朝廷里面讨论时旁听,处理公事时可以帮人拟个稿子等,学习处理事情的细节。

如此下来,到翰林解散时,他可能做部曹,可能分到外省去做地方官,或者去监察百官的都察院任御史。他也可能被派去做学差,主持地方考试。他的去路很多,经过几次历练,他的兴趣多少有点专业化。这都是些专才的培训。将来可能一辈子不论担任什么职务,都会与这个专业有关。他也可能从事与自己专业不相同的职业,学习一些专业以外的工作,能在另一个职务上工作。一批专才就是靠这种过程历练出来的。没有考上翰林的进士,有的派外官,有的做部曹,也逐渐会有自己的专业。

领袖应有通才,只是不及翰林从容,机会多。我父亲是清朝的海军出身,小时候他教我,一个舰队司令要从甲板上敲锈开始。敲锈让你感觉到海浪与船队之间的关系。一个好的海军军官,船上的所有职务都要学。所以,清朝的头一等的职位也是要历练的。从翰林院里面又挑出一些人,这些人不是做普通的翰林,他等于进了皇帝的秘书班子。他要帮着内书房看许多公事,等这些做完了,外调的时候,有意栽培的人就被放在不同的职位历练。他可能在礼部做一段时间,又在户部做一段时间,吏部做一段时间。这样做的目的是使他懂得不同的部门里面的情形。这些人是将来留做宰相用的。

表面上看,糊糊涂涂考八股文,但实际上藏着一种制度,这种制度没有写下来,只是习惯做法。如此这般训练出来的宰相,糊涂宰相不少,能干的宰相也不少。像刘墉、曾国藩等,是非常能干的人,他们也是通过这种方法选出来的,但是胆子大的人不多了。不单是知识,气度还需得到培养。他们向别的大臣学习,潜移默化,了解国家大事的问题以及解决问题的方向。

清朝有其特殊之处。朝廷有一批天生的亲贵,这些人将来要做大官的,尤其是王爷们。翰林院孕育专才与通才的制度,到了道光以后,逐渐势微。道光以后国事如麻,所以很多人惮于事务,转而寄情于翰墨。以清代的诗而论,清后期的诗,尤其是道光以后,兴盛一时,且不乏佳篇。

乾隆一朝,纪律宽松,官箴不严,贪污严重。有很多官员是旁途出身,不经科举。什么是别的途径呢?保举和捐纳。前朝军功很多,有十大武功的,都要保举人才。文的也一样,治河、运漕粮,每一件大的事情做完之后,就要保举人才。保举官没有经过训练。有了灾荒,有些老百姓捐输救灾,也会得到皇帝嘉奖,最初赏一个空行头,不给实在的官职做。后来这个虚衔慢慢变成实缺。捐纳出身的,通常不能担任正常的官务,只是临时的职务,叫作委员(委派之员)。

这种事情多起来之后,官就乱了,很多事务不在正式的官员手上,反而在额外的官员手上了。打太平军的时候,清朝保举捐纳更多,尤其捐纳之途,因军事大开。曾国藩的粮饷是民间来的,不是政府给的。政府发给湘军淮军一摞空白的委任书,拿着空白委任书去卖钱,再填上姓名和职位,交了钱就有委任书。这其实是买官,但是以捐纳的名义出现。最开始是捐虚衔,慢慢地变成了真正的买官。

到了慈禧以后,捐官到了什么地步呢?可以包一个买卖,例如包二百个官,这二百个官卖了一百多个之后,成本就可能已经够了,其余的都是利润。等到这个时候,清朝的选用制度完全坏了,训练制度也坏了。它的干部已经不像样子,于是整个清朝就垮下去了。

回过头讲,翰林的训练是不是清朝才有呢?不然。每个朝代实际上都有类似的例子,但以不同的名义出现。苏东坡真正的官职是“知制诰”,他就是翰林院出来的。很多宋朝的名臣都曾经做过翰林。明朝的翰林跟清朝也差不多,不过比清朝人数少。

转换到管理学上来讲,一个好的公司选拔干部时,不仅要考选人才,还要加以训练。一个好的公司选人要分两类,一类是选来做专才用的,如会计、推销员等。另一类则是从公司已有中等职员中选一两个优秀的人,加以培训,培训办法类似选翰林,调到几个大主管左右做特别助理或秘书,做了一阵后,如果能干的话就外放到某个部门做主任,不够的话就调个部门做。有时候可能会派去别处考察,必要时送到学校进修。

当年的EMBA 就是这么来的,现在的EMBA 是带职进修。当年真正的EMBA 是大公司出钱派他们认为有前途的人到哈佛去,哈佛为若干家公司派来的人开一个特别班,不要他们从头选课,而是进行培训,课程包括世界眼光、经济大势的观察,甚至哲学思想。这些人回来,不在本公司做总裁,将来也终能到别处做总裁、副总裁。

这种培训办法跟翰林院的培训方法是很类似的。如果是家族企业,那就糟糕了。家族企业头上的位置一定是留给子女的,不会经过培训。很少有家族企业让自己的子弟去念书。台湾的几个大的家族企业倒确实让子女去念书,读得也不错,通常是读business school,可是凡在外面读得好的,回到自己亲戚身边来以后常常上不去,因为已经有另外的儿子掌权很久了。他留在家里的弟兄,可能已担任父亲的助理,积累了经验,也有了相当的权力。相对的,在外读书的儿子回来之后,与公司脱节了。而当助手的儿子对本公司的业务却是一清二楚,于是兄弟之间,往往冲突。出去读了EMBA 的人回来之后,如能另外开一个小公司,已是幸运了。

这是台湾家族企业的情况。在内地,目前的家族企业我想还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单位企业,不像台湾,绝大多数都是家族企业。对家族企业,美国公司的那套培训办法就行不通了。美国公司,儿子要么是董事,不做总裁,或者是不在公司。他如果做总裁的话,董事会很难约束他。如果儿子多了,还容易在公司内部产生党争。台湾有的公司就是这样,由家变造成企业的分裂。

三、干部的类型——官与吏

明清两朝的干部有两种:一种是官,做主管的;一种是吏。六部九卿都有一大批吏。省政府、州政府、府政府、县政府都有一大批吏,这些人分两类,一类是世袭的,书吏、书办。从名字上就能看出,他们是抄抄写写的。他们多半穷孩子出身,写字写得可以,抄抄写写不错,抄惯了以后,对档案就很熟悉,自己有一套查案例的方法,别人非找他不可。如果这个人老了之后,他儿子没有做别的事情,他就可以让儿子做助手,把这套查档案的方法教给儿子,让儿子来做这些事情。于是书办这一行世袭罔替。所以说“官无世袭,吏有世袭”。

这些人的职位为什么能够世袭呢?因为查案里面有窍门,查到不同的例子对不同的人有利。过去是“有法依法,无法依例”,我交给你哪个例看就按照哪个例来办。所以还是颇有油水,一个能干的书办可以很阔的。《水浒传》里的宋江,就是书办。这本书写的就是明朝时候的书办。这些“吏”,从中央到地方,各有各的地盘。还好,因为他们是世袭,缺少横向的联系,如果有横向联系的话吏就很难管治了。

另有一批人,他们的横向联系很紧密,则是清代的“师爷”(私人秘书)。清朝的官,六百多名老百姓养一个官,官数之少可想而知。一个县里办公事的人有几个?一个县令,一个县丞,一个典史,一个教谕,能数出来的半打人。小一点的县几十万人,怎么办事?让书办办,如果书办搞不清楚怎么办?于是就出现了一种私人秘书,叫作“师爷”。

(“师爷”)分为两类:一类管钱谷,也就是财务;一类管刑名,也就是司法。所有的大小官员都有一批师爷帮他,大的衙门师爷多,小的衙门师爷少,县里面至少有两个师爷。师爷,学徒出身,一个退休的师爷会招一批徒弟,教他们公文程序、本朝律令条列等。这种形式可以说是今天的管理学院的前身。能干得大的师爷,还不是一人办,常常几个老朋友合着教出一批弟子。师爷之间都有一些联系,可以推荐自己的学生出去。清朝师爷,以浙江人为多,俗称绍兴师爷。

真正做事情的是刑名师爷和钱谷师爷。绍兴刑名师爷数量尤胜于钱谷师爷。这些人有横向的联系,他既不是官,又不是吏,而是客卿,与官员之间是宾主关系。官员的位置变化,他也跟着走,可能跟一辈子。官员的职位大了,他的薪水也就增加。官员对他很客气,称他为“老夫子”;他对官员不称“大爷、老爷”,而称“东家”。

由于这些师爷有自己的网络,他们在一件事情发生以前已经知道了。例如上司奉命查案,他上司衙门的朋友已经快马送信,并告知案子的来龙去脉。师爷网络无远不届,层层请托,可以不露痕迹。这一条横向的联系不是今天任何单位的秘书班子可以做到的。他们是同学、师生、同行,散布在全国,一荣俱荣,一枯俱枯,互相包庇,互相掩饰。

师爷中也真有能干的人。碰到能干的师爷,那真是办事情办得好,写文章也写得好,有时候一个字的差别就可以完全不一样。讲几个闲故事。

南京城里官不多,有总督,有巡抚,还有其他的官员。皇帝生日的时候,要给皇帝叩贺。有一次典礼上出了岔子,第三排的官员里面有人交头接耳讲话,这本来无所谓,但偏有人要扳倒这个总督。报告打到皇帝那儿去了,皇帝派人来查。总督不能否认,他得负责任。他问师爷怎么办,师爷让他上奏的时候加上几个字:“臣在前列,礼无后顾”,我的位置在前面,在礼节上我不能后看。

也就是说,我是非常遵守礼的,一回头,我就不遵守礼了。告他的人是第二排的,一鞭子打两个人,第二个人显然回顾才看见嘛。当然更有名的是,打败仗说“屡战屡败”,不行,师爷给改成了“屡败屡战”。这一类的事情,师爷有笔如刀,的确得罪不起。

在美国大公司之间,这是最忌讳的。如果一个公司里的职员与另外一个公司的职员有横向联系,这是犯他们的行规的。但是美国国家的政务有没有呢?一样有。哪一个参议员哪一个众议员手上训练出来的“学习员”,将来都可能做中等官员或者众议员。他们互相勾连,这张网也是很大的。不同地区选出来的参议员众议员,都在首都办事,交个朋友,就变成一张网了。他们出去,做地方上的其他职务,或者联邦政府的其他职务,有了这一层,凡事好办。哈佛校友网也是网络,也是有力的网络。这种网络在美国的政界远比学界要大。哈佛出身的教育人物,一呼百应,因此,美国大学的同学会,其实就相当于绍兴师爷的“网络”。学校也靠这些来捐钱等。

美国是民主国家,如果真正分析一下美国政界人物的背景,看看他们哈佛耶鲁的比例数有多大,再看看学校背景,哪一帮的人哪个学校毕业。大体上可以这样划分:共和党是耶鲁,民主党是哈佛。当然中间有出入,但这个大的方向虽不中,亦不远矣。

英国也有,剑桥与牛津,还有六七个头等的中学。英国中学是住校的,住校出来的交情是“哥儿们”的交情。在牛津也罢,在剑桥也罢,他不只是为了读书上学,而是在结织“网络”。英国国会成员选举是选党不选人,丘吉尔的区他压根没去过。某个选区选出某个党,这个党就安排一个人在那个位置。英国的议员难得有到过自己选区的,因为他有把握自己的党会在这一选区获胜。好处是,这些人不是地方豪强出身,而是有能力的一批人中选出来的。这些人基本素质和训练都不错,因而从这批人里面选拔出内阁班子也不会很差。

英国的政治是“精英民主”,并不公平,但有他的好处。好处是选出来的人的能力够用,不公平在于一般老百姓很难进去。美国则面子上是“大众民主”(popular democracy),底子里头也是“精英民主”,选拔制度基本上和英国很接近。也是选精英,精英里面选精英,再加以培训。牛津和剑桥最重要的不是上课,而是演讲比赛。所以英国的议员随时一张口就可以演讲,说得头头是道。

四、干部的更换——旧人新人

干部的更换,也就是其新陈代谢。新陈代谢是自然生命的换代,可也有个程序。退休的人下来,换成新人一拨拨上去。除了这种自然的更换以外,还有一种不能避免的情况,有些能力比较差的要淘汰,有的人要提前走。有些人老了之后,身体差了,却不肯走,这种新陈代谢怎么办?管理的制度有两条路,一条是从成绩考核,看这个人的作为是不是好。

从汉朝开始,中国文官体系就有考察制度。明清两代,从张居正行考成法之后,考察制度相当严格。明代的考成一件公事出来,要有三份单子:一份留在手上,一份送给应当接受命令的执行者手中,一份送到自己的上司处。再多一份,应该给跟这个案例有连带关系的部门。同一个公事要分散出去好几份。公事上面要讲明这件公事办好的时限,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到时候,该管单位没办成就可以追查。上面就会监督,相关部门也会检举。这种相互之间通过日程实现的约束,已经不太能够偷懒。

真正的“督察”是中央政府从首都来考察,各省由都察院考察。根据这种考成法的记录,看有没有误事。“贻误”是很重的罪名,换句话说,考效率。别处是考查成果,中国是考查效率。集体办事情的时候,哪一组人慢了,就集体受影响。所以考效率,亦即工作进度,是相当先进的办法。

近代美国就实施了这种制度,尤其是利用计算机进行登记考核。中国当时由师爷办事,师爷一看到时间了还没有结果,为了躲避贻误,可以申诉,比如“下大雨无法修堤”、“旱灾收不到粮食”等,申诉合理就算了。如果贻误常出现而且没有办法合理地申诉,考成即须扣分。一般考绩三年大考一次,升迁降落都按考成的等级,还是很严的。最严的,是张居正当权的时候,张居正是很能干的。

这套制度,清朝本来也延续使用,乾嘉以后则松弛了。但是清朝的公文里面,从早期公文看,这个都还在。看内阁档案的话,应该可以看见下面送上来的,说是某某贻误多少。考绩中中以下的,或留任原职,或降级。通常品级与职位关系很紧,所以降了职务往往也要降品,薪水也一起降。

这一套审核的办法使得官员有新陈代谢。他们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很好的退休制。年纪老了,生病了,可以申请退休,但又没有一定的退休年龄。还有一种腾出空缺的制度:一个官员的父母死了,必须丁忧或丁艰,马上辞职回去守制三年。守完制回来能不能回任就不得而知了,有没有他的适当的位置也不知道。他守制完毕,没有位置,就先搁在那里,搁到有位置为止。三年的丧假,可以空出若干位置来,轮流空,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但是真正能腾出位置的制度,比如到了一定年龄一定要退休。退休下来,除了很大的官员,皇帝特别赏他多少银子,其余的人是没有退休金的。因此,退休回家,等于是没事情可做了。清朝的薪水也并不是特别好。雍正的时候,按照职务,设立养廉银,以防止贪污。清朝的薪水加上养廉银,官俸其实不高。于是清朝官员几乎非贪污不可,否则不能仰事俯育。这是他们在新陈代谢上很吃亏的地方。

宋朝有独特的办法,在任与离职之间,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这条路叫“提举宫观”。宋朝是以道教为国教的,所以全国的道观都是官家的单位。比如宰相下来了,或者皇帝不喜欢他了,就免掉他的宰相职务,叫他去“提举玉清宫”、“提举上清观”之类的虚衔。王安石就做过“提举宫观”的职务。一位宰相就管一座道观。

宋朝这个办法是对最上层的人而言的,全国有上千座道观,对快退休的人来说,能派去的地方很多,所以他有这个腾挪的余地,多花一份薪水,把位置腾出来。这个特别的办法,只有宋朝有。在新陈代谢上它有其功能。很有面子的一批老臣靠边站,省了许多新旧之间的斗争。清朝,老皇帝死了,新皇帝即位,新皇帝用的一批新人上来,老人还没走,一朝天子一朝臣,中间冲突是很多的。

美国的企业文化,换一个总裁,中高级人员就全部都换。美国的企业文化很少有常任官。中国自古有政务官和常务官,英国也有。英国一个部里给两个部长,一个部长管部务,一个部长管政务。管政务的是国会议员,他定政策。管部务的部长是不随着政党轮替来改变的,他管部里面的事务。这就是常务官、政务官的区别。

中华民国时代,在南京的时候,有政务次长和常务次长。政务次长跟部长一起走,常务次长是不动的。政务官与常务官有差别是有道理的,每天正常的业务不能中断,办事也必须遵守律令条例。美国的企业文化里没有常务官,这并不好。到现在他们并没有找出个办法来处理这个事情。常任人员经常动,会造成非常不安定的局面。最好是留下一些可用之人,维持起码的稳定。

公司愈大,愈需要常任人员。他们对事情熟悉。政务人员换政策、换方向,但不能换规矩。美国企业文化的理由:换了领导以后,政策可能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本来办事的规矩也必须改革,而旧人有他的习惯,不能执行新政策。这一理由能不能成立,也是见仁见智,难以断言。

 
No comments

Place your comment

Please fill your data and comment below.
Name
Email
Website
Your comment